冯尚义老师—悼念恩师
2016-10-14 12:23:31
  • 0
  • 0
  • 5
  • 0


冯商义老师,山东莱州朱桥武城滕冯人。1962年至1967年,在掖县(今莱州)程郭公社(1962年分出宋家公社)朱盘沟小学教学。冯老师为人豁达乐观,教学严谨一丝不苟,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。小学三年级到五年级时,冯老师给我们教语文数学。2016年10月7日,冯老师平静去世,终年81岁。消息传来,不胜悲痛。为人后生者当奋发有为,不负当年老师谆谆教诲。发旧文以示纪念。2016年10月12日 海右居 王珂

冯尚义老师

1962年我上小学时,正值三年困难时期,冯尚义老师为我们上语文数学课。我从他那里了解了中国古典文学,四大名著是他介绍给我的。现在的朋友不知,那是饥饿时代,乡村教师的口粮是每月24斤,一天吃8两食品。冯老师身高180厘米,体魄硕大,要忍受饥饿,那滋味可想而知,何况老师讲课声震寰宇,昂然之气锒然,气力用得要比他人格外要多。冬天的阳光熙暖着,他在里面讲,老头老婆在外边晒太阳,静静地听他读《小英雄雨来》,或者听那故事跌宕的《鸡毛信》,屋里屋外都是紧张的情节了。

那时农家虽也闹饥荒,还可捡拾野外的红薯根,青菜,采集树叶,还可喝一种叫油粉的液体食物充饥。天蒙蒙亮,孩子们挑着水桶,走五六里地去临近的小滩村挑回来,在锅里烧开后喝下去。但是不一会就得方便一次,到了上午第四节,饥肠辘辘。孩子们饿得难受,都爬在桌子上不抬头。冯老师讲课时青筋毕露,生命的支撑都在脖颈的三根筋上。母亲看冯老师可怜,便让我送些红薯瓜片给他。啊,那红薯瓜片的味香又在我的颐间了。

冯老师住在村东王玉堂老人东厢房,靠里一间土炕是卧室,放着简单的被褥,简陋如八路军战士的行装。一双黑色的皮鞋,规规矩矩放在炕下。一只红色箱子,就是他奢侈的象征了,是他结婚时所加吧。外间就是办公室,面壁桌上有一排书,《水浒》《三国》《红楼梦》排在里面。老师拿出《水浒》,说,拿去看吧。

我此前和一个乳名六福的孩子,合资买过一套《三国演义》小画册,但像《水浒》这样的大书还没有看过。我从书里知道了林冲鲁智深,知道了什么叫义节。赠书是读书人最圣洁的事情,长大成人后也以赠书为最珍贵的礼物,不仅送学生,也送欠人情的人物。一次我一个弟弟驾车被罚,求我疏通,我竟然送人《史记》。那人是大学毕业生,没有看出暗骂鄙人不识时务,客客气气地送我出门。冯老师让我看书,义之甘霖浸润童心,让我接受了正义善良,把义视为做人的根本。义的教育也贯穿了我后来教学全过程,学生说我的课有义之宏论节操琴响,不啻高山流水,似有寒食古风。

冯老师教了我三年,一直送我小小毕业。三年里我囫囵吞枣读了四大名著,《红楼梦》看不懂也看了三遍。老师在班里表扬我能读书,读我的作文给同伴听。我后来喜欢舞文吟诗,都是冯老师在我童年打下的基础。读写心苗在贫瘠的土壤里潜滋暗长了,给我增添无限的人生乐趣,伴我走过了荒寒的冬夜,也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,及时留下了思想的收获。

春风起了,我知道那是播种理想的季节,我和学生在田野里放飞的是诗歌,在溪水里追逐的是散文,在高山上攀登《普罗米修斯》,在大海里荡漾《老人与海》。暑假里,我曾把学生带到故宫里,长城上,北岳恒山峰顶,山西晋祠,刘胡兰的云周西村,感受生命的意义,历史的演变,中华文化的繁华和中华儿女的气血。冯老师的栽培使我对生命珍惜有加,老师的灵魂在我的心里映照,在我的血里流淌。虽然没有忘记冯老师,可是因为一直工作,几十年光阴荏苒,却一次没有去看冯老师。

2012年,我知道事情不能再拖了。年底一个阳光熙暖的日子,我从外地回来,和儿子倩明沿莱北渤海湾,辗转十几个村子找冯老师的住处,几经打听来到朱桥武城冯家村。车子拐过一个小广场,就是冯老师家门。敲门无人应,便到后窗喊。拉开玻璃窗,看到冯老师和老伴端坐东间炕上,似乎仍然没有听到我的喊声。冯老师女儿急匆匆从房子东头转过来,接我们从前面大门进去。她是听说我们来了,刚从邻居家出来。一进门口,我说,冯老师,我是王培尧。冯老师说,王新珍没来?

王新珍也是跟冯老师上学的学生,我们同村,后来我们结婚了。估计冯老师也是挂记他年轻时教过的学生,知道我们结婚的事情。冯老师声音没有变。他的声音瞬间穿越几十年时空,把彼此牵挂的师生情激动得落泪。高大魁梧的身材,而今有些佝偻,萎缩一些。面庞挂满岁月风霜。双耳有失聪。岁月真是太残酷了,它能把红颜少女,剥蚀如风中枯木。

我在梦里有时感觉到他的威严笑貌,听到他的古铜般声响。现在又看到了他嘴角熟悉的笑意,似乎了却了我一桩心事。真挚的情感能构筑起人生的桥梁,使你时时感受到前进的快乐。冯老师形象时时在我心中,那大大的义字是做人的心碑,它伴我走过人生长河,跨越了多少荣辱荒凉。那是淳朴时代的记号,也是荒寒时世的真情。

2013.10.6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